校长信箱 xzxx@sxmu.edu.cn
书记信箱 sjxx@sxmu.edu.cn
新闻中心
院系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院系动态 >> 正文
【援鄂手记】刘寰:记在光谷方舱医院工作的一天
发布时间:2020-02-22稿件来源:附属精神卫生医院 点击次数:字体大小:

【人物介绍】刘寰,女,36岁,山西医科大学附属精神卫生医院(山西省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护师、护士长、心理治疗师;2003年参加工作,山西省心理危机干预团队成员;早在“新冠”疫情初期就工作在医院门急诊,担任预检分诊处护士长;2020年1月底主动报名参加紧急救援梯队,时刻做好奔赴前线的准备。

今晚是我首次进舱,想着白天多睡会儿,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凌晨00:30分在宾馆门口坐车,到上班的光谷方舱医院(中国光谷科技会展中心)。夜色下的医院很美,同行有个护士说她曾经来过这里开过会,而此时,以这种身份和这样的打扮又来了,不知道怎样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

到达目的地,按流程穿防护服。从前只是发愁每天出门穿哪件衣服,从来没想过把一身衣服穿身上是个大问题,如今只有穿过的人才知道有多么复杂。这样说吧,光帽子就带了四层,普通手术帽两个,隔离服上一个帽子,防护服上一个帽子,一个人把一套衣服完全穿好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山西医疗队分管着1-5舱,住着二百多个病人。凌晨2点,穿好衣服进了舱,先查房,大部分患者都在熟睡中。查完房回到办公室,开始准备早晨的物品,患者的中药、口罩、擦拭明早用的体温枪和血氧仪,书写一些文字性的东西,整个晚上都很安静,我们定时进去查房。查房在以前上班时觉得不是个事儿,但在这里,穿的像个大白,把五个舱全部查完就像跑了个八百米,浑身湿透。

早晨6点患者们陆续醒了,我们开始进行晨间治疗,测体温、测血氧、发药、发口罩、询问病情,开始了我来武汉与患者的近距离接触和交流。有个大叔告诉我:“我上次核酸检测就是阴性了,这次再检测如果还是阴性我就能回家了”,“没问题,您很快就能回家了”。一位阿姨看到我防护服上写的“山西精卫”问我“山西精卫是什么意思呀?”我说:“山西精卫是我的单位,全名叫山西省精神卫生中心”,阿姨说:“哦,我知道的,我们武汉也有精神卫生中心”,我比了个真棒的手势,阿姨开心的走了。一会儿一个小伙子告诉我:“我吃上药现在觉得好多了,只稍微有一点儿不舒服,我感觉我和正常人差不多啦!”“继续坚持,坚持就是胜利”我们对了个掌,一起为着目标而努力。

早晨8点下班,脱防护服又是一个小时,坐到车上九点多了。回到宾馆,按照宝田给我的流程开始进行自己用物的消杀和洗涤。一看手机,快中午12点了,和宝田微信聊了两句。他下午班,一会儿就要走了,嘱咐了几句,他上第二个班了,更加从容淡定了。

吃过午饭以后,下午着实睡了个好觉,睡醒看见群里说领物资了。自从来了这里,各种物资像雪花一样的飘过来,大部分都是山西各个企事业单位赠送的。吃着万荣的苹果隰县的梨,平遥的牛肉太原的陈醋,柳林的红枣闻喜的煮饼……觉得真的很香甜,这不是普通的水果,是一个个家乡人民的拳拳爱心,我一直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图文/刘寰)

上一条:做流行病学调查的他们——记抗疫一线的山西医科大学公卫人
下一条: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第七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