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信箱 xzxx@sxmu.edu.cn
书记信箱 sjxx@sxmu.edu.cn
新闻中心
山医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山医故事 >> 正文
【抗击肺炎】防护服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2-11稿件来源:第二医院 点击次数:字体大小:

【人物简介】张丽玉,全省支援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疗队队员,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重症医学科(综合ICU)主管护师。

“宇航员”,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武汉抗疫人员全副防护武装的照片时的第一反应,那时候,感觉防护服离自己很远。当2月4日上午10点我被派到支援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的那刻起,开始一点点了解它。

岗前培训是由太原市第四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张磊老师进行的。他首先介绍了科室环境布局,“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一定要深刻理解这三个名词的含义,有助于你们更好的做好防范”。接下来,张磊老师对防护装备穿戴的每个流程及细节进行了详细解说并演示。听完后第一反应是好繁琐,非常欣慰的是在穿戴防护装备时都有一位院感科的老师亲自指导为我们把关,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再此感谢太原四院老师们的精心安排。

我的第一个班是23:00—3:00,从看到排班后就开始担心自己第一次能不能穿上,老师能不能有耐心的指导……。提前30分钟我就到了科室,先从熟悉防护物品做起。两位院感老师轮流24小时陪同,让我焦虑的心情得到了缓解,心里有了依靠。另外,当晚正好是我们这批支援人员的队长程向丽老师在5楼值夜班。当我到了科室后,程老师顾不上把羽绒服穿上就马上到了六楼,要亲自看着我安安全全的穿上她才放心。当时张磊老师也在场,看到我后她说“呀!这位老师的鼻梁好高,贴片水胶体保护吧,要不然很快皮肤就压破了”,当时心里暖暖的,一位好暖心的护士长啊!

虽然有院感科老师的指导程老师还是细心给我检查,看到别的老师都快武装就绪,程老师说“我们丽玉今天是第一个班,你们等等她啊”,她显得比我还着急,程老师不愧是我“二院的娘家人”。

对于戴眼睛的人来说戴口罩最怕的就是眼镜上的雾气,院感科老师再次给我调整口罩位置不要漏气以减少雾气的形成。随着防护物品的一层层穿戴,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感到不畅,需要更深的呼吸来满足我的需求,最后戴上护目镜使视物的清晰度和视野都受到影响,尤其是下方的视野,需要有大幅度的低头动作才能看到。在院感科老师和程老师的帮助下终于顺利穿戴整齐就绪。走到病区门口时程老师仍不忘她的嘱托“丽玉,做操作时一定注意防护!”

进入病区,看到监护室各种熟悉的仪器:心电监护仪、输液泵、注射泵、营养泵、无创呼吸机等,我很快进入到工作状态。在协助患者翻身更换体位时自己明显感到呼吸费力,这也是进入疫区对护理人员最大的考验;双层手套的穿戴严重影响到静脉穿刺时的感觉,加大了穿刺的难度;精细动作的完成也显得很笨重,拿棉棒、撕胶布、贴电极片等原本我们护士最常做的小动作,而对此时的我们来说,真的是有一定的难度。

有同事会问我“上班时你穿纸尿裤吗?”我说没有,首先我认为4小时的时间并不长,其次最关键的是,我在上班前2——3小时会停止进水进食,饿了渴了等出来后再解决。去武汉援助的同事临走前都准备了纸尿裤,我之所以没有准备是因为我接受不了一个成年人一下子退回到婴儿期,而且相信一位意识清醒的人突然让你改变排小便的习惯估计绝大多数人做不到,所以我还是宁愿选择上班前2——3小时不吃不喝,其实这对于一个老ICU的护士来说,6~7小时的不吃不喝已经是常态。

4小时的时间在忙碌的工作中很快过去,交完班后出病区就意味着要将你的层层装备脱掉,其实脱防护服的过程是最关键的,虽然流程已经在脑海里过了很多遍,但真正实施起来还是紧张。在每个医疗垃圾桶上方都张贴了所放垃圾名称及对手卫生的提示,在带班老师的引领下最终将一层层防护装备脱掉,感谢带班老师陈艳玲的指导!

终于能轻松的进行呼吸了,感觉把全身的重量都卸下了!第一个4小时后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压痕,双手被湿气浸渍的发白,再加上无数次的洗手液洗手,双手显得更加粗糙!

几天接触,我对防护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防护服并不仅仅是盗版的航天服,它更是我们的护身服,带给我们的是安全、安心!

(图文/张丽玉;整理/高志国;审/任晓辉)

上一条:不惧危险冲锋在前勇战“疫”——记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护团队
下一条:【援鄂手记】以己为堤,光明终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