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banner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山医记忆 >> 九零征程 >> 正文

辉煌成就来之不易

发布日期:2018-09-10 来源:校庆办公室

【作者简介】王仲兴,1921年生于河北琢州。1937年10月入伍,193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冀西游击队工作团任团员、军医学校任队长、野战医院任医务主任、129师新编11旅卫生处一所任副所长、晋冀鲁豫军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总医院任外科主治医师兼院长办公室主任及护士学校校长等。后曾任山西医学院副院长、常务副院长,院党委委员及副书记等职,1984年离休。

1949年8月,我奉命调入山西医学院附属医院任副院长工作,当时上级指示虽任我为副职,但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干部,首先要和院长樊清江教授搞好团结,对医院整顿及改革要全面负责,把党的方针政策和解放区的优良传统作风贯彻好,把工作开展好。

当时医院的情况可以说很糟。全院共有医护职工115人,绝大部分是川至医专的留用人员,而解放前这个医院实际上成为阎锡山部队伤病员的收容所,管理十分混乱,病房管理处于无序状态,毫无为病人服务思想,上班处理个人私活,打毛衣、洗个人衣物……不一而足。各科室的库房成了大家的厨房,可以在里面做饭、吃饭。以外科为例,医护人员的无菌观念很差,不穿消毒衣,不带帽子、口罩随便进入手术室,手术时常有学生和无关人员去参观,披头散发,有说有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没有任何次序。有的大夫手术时仅穿橡皮围裙便赤膊上阵,技术水平很差,阑尾手术也能死人。手术室简直快成了北京天桥卖艺的小摊。大夫给患者开磺胺药物不按规定用药,一般是一日三次了事。

面对上述情况,我和樊院长商量要狠下决心整顿,狠煞这股歪风邪气,建立各种规章制度,层层把关。当提出科主任责任制时,有的科主任撂挑子说:“另请高明”,有的在背后骂:“土豹子欺负人”。我们一方面礼贤下士做工作,另一方面坚决建立各项规定,身体力行。平时我也参加外科手术,这时我就直接把外科搞起来。在我插手的一周内,先后来过二例急症手术病人,一例是个五岁的儿童肠梗阻,做了回盲部的切除术,另一例是一位中学老师的母亲嵌顿性股疝,也是我给做了手术。看到“土豹子”能解决实际问题,当时外科医护人员之间有了显著变化,撂挑子的科主任也上班了。从此局面打开,工作逐步走上了正轨。

由于战争的缘故,山大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全部房产留给山大,仅有川至医专附属医院的293间可供使用。除办公室及科室用房外,仅能开设病床104张,供内外妇儿各科使用,远远不能满足教学临床之用。为集中人力物力,1950年8月卫生厅决定撤省立医院,将省立医院并入山大附属医院。省立医院院长邢玉亭任山大附属医院院长,省立医院副院长曹鸿山(红军医务工作者)任附属医院副院长。樊清江院长调任卫生厅厅长,我被调到医学院工作。省立医院旧址更名为妇幼保健院,小儿科也迁入该处。这样一来附属医院的病床扩大至180张,对教学和社会都有利。

虽然可以用的空间扩大了,但技术力量并未增加多少,临床医师由8人增至15人,仅内科有杨欣源教授、樊清江教授,皮肤科有水野春江教授(日籍),于1950年回国。其他科室均缺学科带头人。面对如此困境,学院院长何穆、副院长余国器亲赴京津等地聘请教师,在中央卫生部的支持下,请到外科教授刘北霖,副教授徐秉正、马景昆;妇产科于载畿、包淑和;儿科教授张泮生;内科何其英副教授;皮肤科刘世明讲师。这些教师上班后使附属医院的教学医疗面貌焕然一新,各种规章制度渐趋完善,对医疗教学人才培养起了积极的作用。

1957年,随着学院规模扩大,在新校址上又新建一座附属医院,设床位500张,各科齐全,医护人员从原附属医院抽调,实际是将原附属医院医护人员一分为二,两院人员一脉相承,齐头并进,共同发展。遂将新建医院为一院,原附属医院为二院。在党和政府的领导关怀下,历届医院党政领导和广大教职员工呕心沥血,辛勤耕耘,无私奉献,把医院建设成设备现代化、科室齐全、学术精湛、技术优良的现代化教学基地。有一流学科、一流专家、一流技术、一流服务、一流管理,在着力解决临床重大疑难重症的同时培养研究生等人才。

学校首要的是抓教学改革,对教育制度、教学组织、教学内容、教学管理都作了改革。取消了三民主义、公民和军训等课程。以老解放区的教学经验和吸收苏联先进的教学经验,以人民的需要为依据,理论与实际结合进行改革。1949年11月,何穆院长召开全院大会传达中央卫生部行政会议及华北文教委员会的精神,并对四院校(山大医学院、川至医专、晋冀鲁豫军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专和高级助产学校)合并的过渡性教学做了安排。1950年8月,卫生部召开全国第一届卫生会议,明确制定卫生工作三大方针,即“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并确定本科学制为五年,专科三年。同时,提出了新的教学计划、办学指导思想、培养目标。

在教学中遇到两大问题:一是现有教职员工用什么思想教育学生,二是教师缺乏,有的课程有无教课师资,我们用相当长的时间解决上述问题。

根据毛主席指示:有步骤地谨慎地进行旧知识分子为人民服务的教导。组织教职工学习“共同纲领”、“社会发展史”和国家有关文化卫生政策,树立爱国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结合抗美援朝,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运动,有485人参加了保卫世界和平签名,有184人报名要求参加赴朝医疗队。批准了李文铎、李毓兰、孙增春赴东北前线为志愿军伤员服务。有8名毕业生参加了赴朝医疗队,其中有薛贵书和潘庆望两位同学英勇牺牲,成为革命烈士。抗美援朝运动使人们认清了美帝的反动本质,同时也批判了亲美、崇美、恐美的思想,提高了广大师生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觉悟。

最最困难的是师资队伍的建设,在中央卫生部的关怀及兄弟院校的帮助下,来我校支援的有哈医大刘希魁教授,沈阳医学院单鸿仁、韩连斗、杨占林副教授,武汉医学院包尚恕、李士骏副教授等。此外还有与兄弟院校直接商榷调入的,如英语教师刘旭升教授等。

1955年全国高等院校调整时,山西、江苏、山东、浙江四所医学院卫生系合并,组建了山西医学院卫生系,成为全国保留卫生系的六所医学院校之一。由全国著名的卫生学专家、江苏医学院院长邵象伊教授任山西医学院院长,山东医学院卫生系主任李希圣教授任山西医学院卫生系主任,叶衍增教授任副主任。

根据“提高质量,全面发展”的方针,对现有教师定向培养,如将原临床大外科专业教师分为普外、矫形、胸外等,大内科教师按人体系统分为不同专业培养。此外对高年级的优秀生抽出单科独立进行定向培养,一方面解决教师严重短缺的燃眉之急,另一方面为新兴学科专业培养人才,如生物物理、生物化学、核医学等,以提高教学质量。可以说,党政领导在扩大充实教师队伍数量的同时,千方百计提高质量。至文革时全院教师发展为近500人

1956年,高等教育部和卫生部先后印发了《高等教育十二年规划》(草案)和《各省市各学校编制高等医学教育十二年规划意见》,贯彻“提高质量,全面发展”的方针,我院也提出了相应的规划,教学、医疗、科研等规划面向实际和未来的需求。根据“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国民经济总方针,树立全局观念,摆正教育与经济建设、政治与业务的关系,使教学计划更好地服务于生产建设。

由于历届领导班子和全体教职员工的不懈努力,学校不断发展壮大。把一个解放初设备简陋、校舍325间、图书3000余册、杂志2500余册、教职工仅137人、本科学生350人、专科生134人的学校,建设成为今天的医科大学,学校有教职员工2174人,专任教师1301人,研究生导师725人,学校占地面积2400亩,校舍建筑总面积51.67万平方米,固定资产总值32172.29万元,其中教学、科研设备总值13281.1万元,图书资料190万册,并与国内900多个单位建立了内部图书资料交换关系。有12个二级学院,8个直属系部,并有多个国家级、省级的重点学科。我校现已成为山西省首批博士学位授权单位,并有两个博士后流动站。2006年,学校接受了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被评为优秀。这些成绩的取得是历届领导和全体师生努力奋斗的结果,确实来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