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院系动态 > 正文

​第十二届建构中国生命伦理学研讨会暨国际生命伦理与中国生命伦理培训顺利召开

2018-05-28 10:35 发布者: 点击:


2018年5月17-18日,第十二届建构中国生命伦理学研讨会暨国际生命伦理与中国生命伦理培训在太原湖滨国际大酒店顺利召开。本次会议由山西医科大学健康人文研究中心与香港浸会大学应用伦理学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由《医学与哲学》及《中国医学伦理学》杂志协办。会议邀请了来自香港城市大学的范瑞平教授、香港浸会大学的张颖教授、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何裕民教授担当培训专家,来自台湾中央大学哲学研究所的李瑞全教授等16位专家学者做了大会发言。本次会议有来自全国各地有志于建构中国生命伦理学的学者近50人参与,我校人文医学、应用心理学、临床医学专业研究生近20人前来参会学习,会议吸引了太原市及周边县市多位临床医师、肿瘤病人、儒家文化爱好者、道长、佛教出家人前来旁听及参与讨论。

范瑞平、何裕民、张颖3位专家在17日的培训中分别从儒家、中医、佛教的视角探讨国际生命伦理与中国生命伦理发展的理路。范瑞平教授提出儒家生命伦理学的四原则:仁爱、公义、诚信、和谐,主张以“礼”为基础的家庭共享的决策模式。儒家生命伦理学强调实践,但是这个实践的具象化即是可以随时代发展而变化的礼仪。

何裕民教授结合多年中医治疗肿瘤病人的经验,从临床案例讲起,重新审视“有利”原则,认为动机“有利”不一定确证结局“有益”,认为当今时代缺乏对医学目的和医学将走向何处的思考。究其原因,乃是“科学合理”和“自然合理”不同自然观的矛盾,据此提出二者间应保持某种内在张力,从而指出我们需要的是“适当、合理治疗”,而非“积极、立即治疗”的观点。最后,提出中西医理念、方法有机结合的更大的生命伦理观——生态伦理。

张颖教授从佛教视角看待生命伦理学,为我们讲解了诸多佛教重要概念及义理:“苦”、“空”论、“缘起”论。继而谈及佛教与医学的关系,再引申到佛教的生死观、临终关怀、安乐死、堕胎、胚胎干细胞、脑神经研究、基因工程等诸多议题,并一一予以回应。她提出佛教生命伦理学的四原则:自主、行善、不伤害、公义,强调佛教讲因果律,其平等观是基于慈悲心,认为佛学中的中国生命伦理学应以“缘起、慈悲、无我、身心统一、情理共融”重构。

在18日的建构中国生命伦理学研讨中,16位专家学者从儒、释、道、中医等多元视角对生命伦理中的诸多问题做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台湾中央大学李瑞全教授基于多元世界的多元价值观提出了儒家生命伦理学全球在地化的构想,“全球化”即不可避免的“第一禀性需求”而来的规范,“在地化”即因就不同民族不同文化所具有的合理的道德规范的要求。继而提出儒家伦理发扬出的第一性的基本价值为生生之德与生命价值,认为人自身的是目的,不可交换,不待他人赐予。而儒家的礼乐文化则发自第二性的多元化的人文价值,提出使民“养生送死无憾”,政府应该负主要责任;“兴灭国,继绝世”,引申为保持物种多样性,保护濒危物种的看法;“各尽其性分”——尽己性、尽人性、尽物性的非人类中心主义观点。指出不同文化可以相容互通,发展有共识的多元生命伦理学。

河北医科大学边林教授从《黄帝内经》与《当代医学的困境》中挖掘中西方医学的交融点。广州医科大学刘涛老师从儒家视角探讨身体的意义,把身体视为身心一如的有机整体。301医院赵美娟教授紧贴临床实际,批判了当下医学伦理教育的缺失,主张发扬优秀传统文化,汲取中国哲学智慧,融汇西方医学,真正实现人文的医学。东南大学程国斌副教授探讨了从帝制时代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病人自主状况的历史演变,认为目前中国医生在如何尊重和实现患者的个人权益方面仍处于进退失据的窘境。陆军军医大学吕少德老师介绍了清末王凤仪的“性理疗法”,即把儒家的“五常”(仁义礼智信)与中医的“五行”(木金火水土)、“五脏”(肝肺心肾脾)相对应,认为道德修养与身体健康相互影响。东南大学陈晓莹博士结合当下紧张的医患关系,提出精准医学可能可以重建医患信任的观点。深圳大学唐咏副教授以人类学角度研究临终老人的身体经验,四川大学李琰老师和山西医科大学梁辰同学分别从古籍中的换头故事以及佛家视角探讨“换头术”的可能与否与应不应该。湖南中医药大学李红文副教授则从道家视角探讨生命伦理的核心价值。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王珏副教授和云南财经大学蔡昱教授从儒家视角出发,分别就尸体器官捐献及活体器官移植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香港城市大学孙思涵博士则探讨了临终病人使用吗啡的伦理问题。

会议共举办2天,参会来宾积极踊跃发言,形成了良好的互动,讨论交流气氛浓厚,大会各项议题圆满完成。


版权所有:山西医科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