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校园 > 山医文苑 > 正文

【赵玉洁】故忆

时间:2015-05-04 00:00来源:新校区管委会办公室 作者:赵玉洁 点击:

赵玉洁(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211404班)

身处异乡,昨夜梦回,所望到的故乡依旧是黄墙黛瓦的悠悠古村落。似是隔了一世之久,在城市生活了几年,梦里的故乡,永恒不变的依旧是那座偏远落后的河边小村。

我并不钟爱这里,我以为。这里有的,是父母因家族事物无休止的争吵,有的是我信爱的长者一个个离我而去的画面,有的是一个时代、一个少年挥之不去的落后烙印。但,只有在午夜梦回,我才敢面对现实~我爱的,我念的,究竟是什么。

古井

那时,我也许是讨厌那口古井的。冬日的清晨,我本该在温暖的被窝中去继续美梦。可是,因为古井的存在,即使沉默如它,无奈如我,热情如他。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便有一个接一个披着厚厚军大衣的男人们,踏着昨日遗落的残雪,踩着即将光滑的石块石板路,晃晃悠悠地走上了井台,扶起了井辘。于是,不得已的我在“吱悠吱悠”中醒来,心生抱怨。可随即,便在老少爷儿们的朗声笑语中安闲下来,躲在被窝,听院墙下院门外的调侃笑闻。

手抚着井辘,这个暑假,我才懂得,什么才是最难以忘怀……

古居

我一直觉得,那样的庭院很美:如北京胡同里的四合院,在四围全是大家庭亲友的房宇中间,环抱着一个小小的四方院园。我想,那时的老爷爷,一定很幸福。每次出了房门,便可见子孙承欢。只是,我也只能是这段历史的局外人,这幅画面的虚构者。我不知道,我幸是不幸,我参与的,是老爷爷佝偻着腰身,靠着龙拐,默默穿过那条狭窄昏暗的小巷道;我看到的,是爷爷与老爷爷父子之间倔强而又淡漠的疏离;我体味到的,是老爷爷离世时爸爸伯伯那沉痛的一跪,那无声的泪水涟涟;我忘怀不了的,是那古居落寞守望,无人相伴的夕阳邪影,寂寂无声……

古林

不知是多少前辈让荒山变成绿林,不知是小树用了几多青春将单薄化为葱绿。我能看到的,是两山的青翠,是我不敢独立轻探的密林。每次踏进那里,我都努力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抓着父亲的小臂,缓缓前行。对林中的一切,我是怀着肃穆之心的。甚至是一只蚁,一条蛇,我都不敢心生厌烦,妄自揣度它们的身份。因为它们在古林中,所以我只敢敬仰。硕果累累,我都不敢轻易采摘,总是小心翼翼。不知自己是怕惊动什么。纵然古林在我的梦里,总是让我感到些许恐惧,但是我依然喜欢它的那份深沉,它对黄河沙水静默的俯视与守望,它为所包围保护的那座村落的尽忠职守……

古井依在,泉水依流,纵再无人从它那里索求;古居依在,守候依旧,纵院里风景不再和谐,纵一切不再生机;古林依在,驻守依旧,纵水涨水落,叶荣叶枯;故乡依旧在,纵我已离开,百里之外,千日之久,它依旧在等待,等待游子笑颜归来……

(新校区管委会办公室)

(责任编辑:cxj)
------分隔线----------------------------
建议使用IE7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山西医科大学新校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山西省晋中市大学街98号 邮编:03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