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校园 > 山医文苑 > 正文

【刘 盛】逆光之夏

时间:2015-09-29 00:00来源:新校区管委会办公室 作者:刘盛 点击:

刘盛(口腔医学系口腔医学专业061402班)

北国的夏天总是那么闷热,即便是在深夜,炎热的天气也会使人心烦意乱,彻夜难眠,尤其是在七八月交替之际。

八月初的一天,骄阳似火,阳光像利剑直插地面。烈日照射下的庭院有两个与天气有些格格不入的老人。

刘老汉和老伴今年已经年过古稀,刘老汉头发已经花白,身体还很硬朗,腰板挺直。

但是刘奶奶和刘老汉相比说是刘老汉的长辈也不为过了,明明是年过古稀,看起来像是年过鲐背。皱纹满面,像是写尽了人生,包含一生苍老岁月的双手布满老茧,筋脉、骨骼的轮廓都可以看得清楚。身体骨瘦如柴,真的就是几乎到了油尽灯枯。对于她来说,白发苍苍都已经是一种年轻了。

刘老汉把坐在轮椅上的老伴推到院子中间,“就这儿了吧!”刘老汉似有嘲讽地说,“在院子中间,阳光好,你慢慢晒吧!”

“嗯,这里挺好!”老伴回答,声音很低沉,气息也很微弱的样子。

听完老伴的回答,刘老汉头也不回地朝屋内走去,也不愿多看老伴一眼,毕竟大热天的谁也不想在烈日下暴晒。

他们的房子是最常见的平房,现在来看也不小了。最近几年,周围的年轻人在外面做出了点业绩,都有了些资本,在村里盖起了洋楼。

炎炎烈日,刘奶奶坐在轮椅上,看着院子里树木花草,都是旺盛的生命气息。她就是喜欢太阳,没有原因的喜欢。尽管是在这大热天,也不觉得热,反倒是温暖的感觉,那一股暖意带给她睡意。

屋内的刘老汉吹着风扇,正看着一张报纸,再一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而自家老伴在外面还是一动不动的。刘老汉走了出去,老伴睡着了,而且额上也有了汗珠,睡熟的样子很安详,三两只在她身边飞来飞去的苍蝇却很是让人烦心。刘老汉十分不屑地看了一眼,对着轮椅踢了两脚。

“喂,喂,睡够了吗,饿了吧!”刘老汉满不在意随口说道。

“不饿,你饿就先吃吧!”老伴看着脚下,轻声说道,这句话,她也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说了。

“不饿好啊,最好一直不饿,省得我再去给你做,好死不死的,这五年多,都是我做给你吃!你一顿都不能做,还真的就不如死了算了!”刘老汉提高了音量。

她想了想,是啊,的确有五年了,在这个轮椅上。

刘老汉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不饿啊?”

老伴:“真不饿,你饿你就吃,我不用你管!”老伴把说话的声音稍微提高了些。

老伴的这句话就像是导火索一样,把刘老汉的怒火点燃,“谁想管你啊!这回饿死你也没有人管!”说完,刘老汉又回到屋子里,老伴像是微微听到了屋里刘老汉的怒骂声,毕竟人老了,耳朵没有那么好用了!

院子里的花草都有些承受不住烈日的暴晒,变的萎蔫。她也没心情继续晒太阳了,自己挪动轮椅,来到门口,看着门前的过客,时不时还有人来问好,也有三两个人,像是外村的,看到她的样子都有些恐惧,不由自主地就加快步伐,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不一会儿,刘老汉吃完饭出来,看老伴在门口堵着,明显就是想跟自己过不去,刘老汉愤怒地说:“别在这儿挡路,让开!”

老伴像是没听见,依然是安静地在那里坐着,微笑地看向前方,他知道老伴又犯病了,没在搭理她,从另一扇门出去了。老伴看到刘老汉出去,突然来了一句:“回来的时候,买个冰棍儿来尝尝!”

正在走着的刘老汉听到老伴这么说,回过头来大声吼道:“吃什么吃,事倒是不少你不是在太阳下晒也不嫌热的吗!”转过头,边走边骂。刘老汉回想起五年前,老伴晕倒,刘老汉让他大儿子把老伴送到医院,诊断结果说是老伴操劳过度留下的甲亢后遗症,如果再犯病甚至活不到两年,当时刘老汉还有些暗喜,可他没想到,自家老伴竟然这样命硬,就是这个样子他伺候她五年了,居然一次都没犯病,这可是让刘老汉气恼了,而且逢人就说“都五年了,一直都是我在做饭给她吃!”

已经走到大儿子的门口,刘老汉心想,大儿媳妇是个实在人,肯定又到农场挣钱去了,大儿子估计得下地干活去了,大孙女小敏前两个月出家了,孙子阿成今年高考结束,考的还不错,这会儿应该在家。敲了敲门,果然,一个文质彬彬,带着银色镜框眼镜的瘦弱的小伙子出来了。

“什么事儿,爷爷!”

看着自己的孙子这么不待见自己,刘老汉有些不满,但又不想也不敢多说,“拿两个冰棍给你奶奶吃去,该死就死了算完!成天这样,半死不活……”

说完掉头就走了……留下他的孙子,先是一脸茫然,转而又变成愤怒。孙子也不好多说什么,也轮不到他来说,从冰箱拿了两根冰棍,门也没锁,走向已经接近半个月没有去过的爷爷奶奶家里。

炎炎夏日,幼时赤着脚也不过走两步就到的路程,现在竟然显得那么漫长,脚步也越发的沉重。长大了,心性也变了,曾经对爷爷的敬畏也变成了嫌弃。看到自己的奶奶坐在轮椅上,身上还依旧穿着十几年前的那件衣服,印象中奶奶也就穿着那几件衣服,好像从来没有添过新衣。

累了一辈子,操劳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到头来又怎么样呢,孙子心里这么想着。

“奶奶!”孙子小声地喊着,刘奶奶抬起头,欣喜满意地笑了。

“来了”

阿成点点头,把一个冰棍的包装打开,给了奶奶,另外一个也是把包装袋拿掉,不过是放到了屋内的一个碗里。阿成告诉奶奶另外一个冰棍等会化成水就可以喝了,之后转身就要走。

奶奶挽留道:“要走啊?不玩会了!”

“嗯,家里没有人,门也没锁!”说完就回去了。

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子的背影,失落地叹了一声。

手里拿着冰棍,看着它一滴滴地化成水流下来,好像没有要吃的意思,刘奶奶看着冰棍,陷入沉思。

她想了很多,她想到老大和媳妇,满是愧疚;她想到老二一家,有些失望和无奈;想到老三,刘奶奶很骄傲,也有些愧疚,再想想,愧疚也没有了,老三最有出息,但是却在另外一个城市;又想了想自己的老伴,刘奶奶很不屑地轻哼了一声,都五十年了,早就习惯了吧 ……

手中的冰棍快化完了,屋子里的那个,才化了一半吧,想着想着,刘奶奶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仲夏是一年中最热,阳光也最晒人的时候!

(责任编辑:cxj)
------分隔线----------------------------
建议使用IE7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山西医科大学新校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山西省晋中市大学街98号 邮编:030600